• 1878阅读
  • 0回复

重温聂政故事,弘扬聂政精神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管理员
 
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7-11-24

重温聂政故事,弘扬聂政精神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湖北聂心爱

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”,今天我们全国聂氏后裔在这里公祭聂政,就在这座塚内埋葬着战国时期的义士聂政和他的姐姐烈女聂荣(也有记作“嫈”)的遗骸。两千四百年前,这里曾上演过一幕惊天地、泣鬼神的“聂政刺韩”历史活剧。聂大侠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壮举和聂荣冒死为弟扬名的烈女故事,从古代战国传至当今网络时代,数千载不衰。聂氏姐弟的故事感动着历代史学家、文学家和艺术家,他们又为之阐发或演绎了许许多多经典宏论和千古绝唱。

一. 司马迁与聂政

《史记·刺客列传·聂政》(中学语文教材)韩哀侯时,大臣严仲子与丞相侠累“二人相害”,严仲子为躲避侠累的迫害逃亡齐地濮阳。在这里,他结识了从轵深井里(今济源轵城)来此以“狗屠”为业的聂政。聂政仗义豪爽,“勇敢士也”,严氏便“奉黄金百镒”,“具酒觞聂政母前”。聂政惊讶,问严何以厚礼待我一穷“狗屠”之人?严答“臣有雠”,“闻足下义甚高”,故相交,求助也。聂政说,“老母在,政身未敢以许人也。”谢绝了严仲子的厚礼。过了许久,老母下世。聂政服孝完毕,就主动找到严仲子,坦言相告:阁下如此善待下人,令人感动。前不敢答应您的求助,是因为家有老母;“老母今以年终,政将为知己者用。”于是,严仲子把他与侠累的仇怨告诉了聂政,请他刺杀侠累。二人经过筹划,聂政只身携剑赴韩城,利用“东孟之会”的机会,杀进韩宫,一举刺杀了丞相侠累,并“兼中哀侯”。随后聂政毁容自杀,为的是不让人知其真面,牵连他人。韩当局把聂政遗体陈于市井,“县购之千金”,以查清刺客身份。政姊闻之,认为不能“灭吾弟之命”,就远道而来韩城认尸。她抱尸大哭,当众诉说道:“此吾弟轵深井里聂政也。”他做了如此英勇的事,又毁容自杀,是因为担心姐姐受牵连。但是,“夫爱身不扬弟之名,吾不忍也。”她为弟扬名之后,亦自杀在弟尸之旁。

   这就是《战国策》所记聂政故事的梗概。《战国策》是战国时期游说之士的策谋和言论的文献汇编,时有许多名称和本子在社会上流传。《战国策》所记聂政的故事,为二百年后司马迁著《史记》给聂政立传,提供了重要资料。大史学、文学家司马迁(约前145-?),是在悲愤人生中撰著《史记》的。由于他深感世态炎凉,人情淡薄,就更加敬重和怀念那些舍生取义、信守承诺的英雄人物。所以,他要为这些英雄立传。在《史记》中他以浓墨重笔和饱满的热情,写出了千古传颂的《刺客列传》。在《刺客列传》中,共记述了曹沫、专诸、豫让、聂政、荆轲五位英雄,集中宣扬了一个主题思想,即“士为知已者死”。特别是在聂政、荆轲两传中,司马迁把这一主题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司马迁著《史记》,不仅要参阅国家的文书档案和当时流传的文献资料,还走遍祖国名河大川,考察古迹,采集民间传说,去伪存真,去粗存精,因此他笔下的历史事件和人物就更完整、更准确、更生动。我们把他撰写的聂政的故事与《战国策》的记述相比较,我们就可深感如此。

《战国策》记述聂政故事,是在叙述“韩累相韩”,侠累、严仲子“二人相害”事件时展开的。全文不及千字,故事情节亦显平淡。而太史公则是明确地为聂政立传,开首就点明传主大名,“聂政者,轵深井里人也。”然后再交待严、侠矛盾,以聂政刺韩为主线层层展开。故事跌宕,情节生动,把聂政“士为知己者用”、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壮举,和聂荣为弟扬名而捐驱的烈女形象,深刻植于读者心中。这是一篇有叙述有评论的完整传记,也是一篇有头尾有情义的生动故事。全文洋洋洒洒一千二百余言,比《战国策》中的记述增加了三分之一。

鲁迅先生称《史记》是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《离骚》”,为史学、文学之典范。

二. 蔡邕与聂政

   在楚国的广陵地区(今苏、皖北部),有一种民间流行乐曲,称之为“广陵散”。“散”即“散曲”,与官廷里或祭祀时演奏的“雅曲”相区分。早在秦汉之际,聂政刺韩的故事就被改变成《广陵散》曲,在民间流行。因为此琴曲激昂慷慨,大受群众欢迎,就有了一个更能体现内容的曲名《聂政刺韩王》。东汉中期有一位大文学家、大书法家和大音乐家叫蔡邕(132—192年)。他著述颇丰,在他所著的《琴操》一书中,就收有时已广为流传民间的《聂政刺韩王曲》。令人感兴趣的是,经后学考证,此曲就是前述的《广陵散》曲;更令人感兴趣的是,蔡邕在此曲的题解中,对聂政故事进行了别开生面的叙述,犹如又出了一个新的版本。

蔡邕说:“‘聂政刺韩王’者,聂政之作为也。”蔡邕笔下的聂政,似乎不是《史记》载的“轵深井里”(今河南济源)人氏,而是韩都(今河南禹州)居民。其父为韩王铸剑,因误了工期而被杀害。当时聂政还未出生,母亲正怀着他。聂政降生、长大后,问父何在?母告知其原委,政自此立下为父报仇之志。他学得了剑术,曾以泥瓦匠人身份进韩官刺王,未遂,就隐姓埋名逃往太山。在太山,“遇仙人,学鼓琴”,寻机再图。为避人认出自己,他“漆身为厉,吞炭变其音”,“七年而琴成”。随后潜入韩城,巧遇妻子,不禁“对妻而笑,妻对之泣下”。政不解,问“夫人何故泣?”妻曰:“吾夫聂政出游,七年不归,吾尝梦思见之。君对妾笑,齿似政齿,故悲而泣。”聂政由此顿悟,为使人不辩自已的真面目,还需打掉牙齿。于是,他又回到山中,“援石击落其齿”,再“三年习琴”。历时十载,聂政终学得一手好琴法,遂入韩城,以卖艺为掩护,寻机报仇。聂政琴艺高超,“听者成行,马牛止行”,很快引起韩王的关注。不久,韩王令他进宫献艺,政感时机已到,便把短剑藏在琴腹,顺利进入宫内。韩王听琴正如醉如痴时,聂政突然中止操琴,逼近韩王,“左手持衣,右手出刀,以刺韩王,杀之。”随后,政“自犁剥面皮,断其形体”,自杀而亡。因为刺客毁容,“人莫能识”,当局就把尸体陈于街头,悬赏指认。聂母得信哭往认之,当众宣告“此所为聂政也。为父报仇,知当及母,乃自犁剥面。何爱一女之身,而不扬吾子之名哉?”遂亦自杀于儿尸之旁。

《琴操》作者蔡邕在叙说了上述故事之后,最后为此曲破题,“故曰:聂政刺韩王曲”。

这说明,发生在今禹州西关外的聂政故事,其影响是多么巨大、多么深远!英雄聂政在公元前三百多年创造的壮烈历史,不仅在《战国策》、《史记》中有专文记载,还在民间以“广陵散”形式广为传唱,四百年不绝。到西汉中期,又有琴家蔡邕对“聂政刺韩王”琴曲进行编录题解,更加焕发了聂政的英姿。

三.嵇康与聂政

往事越过六百年,魏武挥鞭,历史不觉进入魏晋时代。

魏末晋初,中原又出了个大才子,他就是著名“竹林七贤”的领袖人物嵇康。嵇康(223-262年),字叔夜,谯郡(今安徽宿州)人,三国魏末著名的诗人、音乐家。嵇康尤喜“聂政刺韩王曲”《广陵散》,经常演奏,每每感动亲朋四座。他把聂政“士为知已者死”的侠义精神、反抗暴君的英勇壮举,与自己追求自由、蔑视权贵的个性相融合,琴声心声合一,凄婉激昂相济,无论是世人或他自己,都把嵇康与《广陵散》曲、嵇康与聂政视为一体了。嵇康就是魏晋时代的聂政。

公元262年的一个秋日,嵇康被押往洛阳东市刑场。这里已有三千太学生向当局请愿,请求刀下留人,并拜嵇康为师。这种请愿活动,令统治者更感嵇康的可怕,非置其死地而后快。嵇康则浩气贯虹,深为三千弟子而自豪。他想起了当年阳翟(今禹州)聂政刺韩的壮举,《广陵散》激昂慷慨的旋律震荡于胸。嵇康“顾视日影,索琴弹之”,在高高的刑台上,气宇轩昂,面向成千上万为他送行的民众,最后高奏了一曲《广陵散》。那铮铮琴声,铺天盖地,震憾着所有在场人的心。台上之人是嵇康?还是聂政?大家已难辩清。曲毕,嵇康环顾四周,仰望苍天,曰:“《广陵散》于今绝矣!”遂从容引首就戳,时年三十九岁。

这首因聂政在今禹州西关外的壮举而诞生的《广陵散》,又由“竹林七贤”之嵇康用生命对之进行了诠释,成为他生命的绝唱,让聂政、《广陵散》、嵇康齐名而流芳百代。

新中国成立后,著名古琴家管平湖先生根据《神奇秘谱》所载的《广陵散》曲谱,进行整理、打谱,使这首有很高思想性和艺术性的精品琴曲,更加发扬光大,深植于民众之中。其演奏形式,也由单一的古琴独奏发展为多种乐器合奏,音绕华夏大地。

近年又由中央电视台再把小说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播放,使聂政的英名和《广陵散》名扬到了全世界。

当年由聂政大侠在今禹州西关唱响的慷慨之歌,响彻了颍洛,响彻了中原,从古代响到现代,从旧中国响到新中国,两千四百年不绝,真乃惊天动地!

四.郭沫若与聂政

郭沫若(1892-1978年)是当代中国的大史学家、大文学家,学识渊博,才华卓具,毕生著述和创作极为丰富。

      早在1920年日本留学时,二十八岁的郭沫若就计划把聂政的故事“戏剧化”搬上舞台。他先是依据《史记》和《战国策》,计划写成十幕现代话剧,后又调整为五幕,并很快写出了其中的两幕(“濮阳桥头”和“东孟之会”),回国后,郭沫若在上海亲历了1925年爆发的“五卅惨案”,亲眼目睹了英国巡捕弹压中国人的暴行。上海工人反帝爱国的激情,大大触发了他的创作欲,用十天时间写成了两幕话剧剧本《聂荣》。该剧主要是讲聂政牺牲后,其姊聂荣赴韩城认尸、为弟扬名的故事。剧情惨烈悲壮,与当时由“五卅惨案”引发的反帝爱国运动之气氛十分契合。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的学生赶排了此剧,并向正进行罢工斗争的工友们作慰问演出,反响非常热烈。1926年4月北伐战争的夕,由国民党中央妇女部长何香凝领导的一个剧团,把《聂荣》剧本和已发表的两幕合并,以《棠棣之花》为名,在广州演出,又大受欢迎。

1927年春夏之交,大革命失败,国共分裂。郭沫若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南昌“八一起义”,担任起义军总政治部主任,并在南下途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起义失败后,国民党以三万银元悬赏通缉他。后经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安排,郭沫若东渡日本流亡。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,他毅然抛妻舍子,只身秘密回到上海。上海“八一三”抗战失利后,身居租界“孤岛”的郭沫若,又念起聂政义士,奋笔把《棠棣之花》作通盘整编,另加写了一幕,终成一个完整的五幕现代话剧剧本。聂政故事缠绕了他十七年,于今方一吐为快。

1941年,抗日战争处在相持阶段最困难时期。这年年初,“皖南事变”爆发,国民党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,亲痛仇快,国人十分担忧国共分裂。在此背景下,身居重庆的郭沫若又对《棠棣之花》作了修改和润色,突出了抗暴大义和同胞手足的主题,并于十一月在“重庆抗建堂”连续上演。时有“万人空巷争看‘棠’剧”的报导。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非常关心此剧的创作,提出过许多修改建议,公演后连续观看了七次。五十初度的郭沫若,乘兴又以不及十日的时间,奋力创作了五幕话剧《屈原》,并于1942年春在重庆上演。此两剧的上演以及在重庆引发的轰动效应,有力配合了中共反击国民党右派分裂主义行径。周恩来在一次庆功上表扬说:“在连续不断的反共高潮中,我们钻了国民党反动派.一个空子,在戏剧舞台上打开了一个缺口。在这场斗争中,郭沫若同志立了大功。”

风流倜傥的郭沫若他把史前禹州西关曾发生过的聂政刺韩的故事,经他前后二十余年不断地妙笔升华,使之成为反帝、反封的武器,还成为鼓动团结抗敌的号角。

可以这样认为,《棠棣之花》是继前述《聂政刺韩王》曲即《广陵散》之后,后人对聂政又创造的一个鲜活感人的艺术形象。前者是听觉的音乐形象,后者则是集表演、造型、语言为一体的综合艺术形象,具有更深、更大的感染力。以聂政故事为内容的《棠棣之花》,是中国现代话剧的经典之作。

五.禹州与聂政

在禹州,更有千古流传的生动传说:

相传聂氏姐弟牺牲后,当局把他们的尸体暴陈于田野,不准入土。可是禹州的先民们非常敬慕义士和烈女,就趁黑夜大家你一筐我一担地用黄土掩埋了他们的遗体,形成南北两个坟冢。其后,凡有冤屈无处诉者,都来冢前烧香祷告,为坟冢添土加高,乞求聂大侠显灵为之报仇雪恨。久而久之,坟冢越添越大、越加越高,两冢连为一个大冢,高十米,占地达千余平方米,人称“聂政台”。它是禹州的先民自发为英雄修建的一座功德碑!

大约到了宋代,统治者察觉到聂政冢喊冤的人越来越多,坟冢也越来越大,深切感到它是“多事之地”。当时封建统治的卫道士朱熹(1130-1200年),就曾对民间流行的“聂政刺韩王曲”《广陵散》很是反感,说:“琴家最取《广陵散》,以某观之,其声最不和平,有臣凌君之意。”对于越来越大的聂政台,当然也令统治者很是不安。于是,就在台上建了真武庙,以镇“妖邪”。两千多年来,禹州人民始终没有忘记“聂政台”,始终维护着这座葬有聂氏姐弟遗骸的大冢。

乾隆年间的知州高鉴有诗云:

     身许因亲游,形屠冀姊留。双坟分侠烈,一剑判恩仇。

     阔野青磷断,高台碧树秋。长河同易水,隐隐咽寒流。

此诗情真意切,把聂氏姐弟的故乡黄河之北的“轵深井里”同“韩城阳翟”相连,把荆轲刺秦王的“潇潇易水”与聂故刺韩王的“颍水长河”共咽,很是感人。

聂政、聂荣在禹州牺牲以后,他们的故乡很快得知了消息,在其故里今济源市轵城镇泗涧村的聂氏故园,修建了聂政、聂荣的衣冠冢。每年的农历二月二日为祭祀日,四面八方百姓来此烧香膜拜者,络绎不绝。1956年,济源第一中学师生借“聂政故里”之缘,向时任全国人大常委副委员长的郭沫若致函,对他著《棠棣之花》褒扬聂政表示敬佩,并请为学校题写校名。郭老欣然应许,这位大书法家手书的“河南省济源第一中学”九个大字,至今仍镌刻在校门上。改革开放后,济源轵城的人民重修了聂政祠,并树碑纪念,曰:“聂政一屠夫耳,所以名垂后世者,在其人格。士遇知己,感恩图报,仗剑而行,志在必达…”如今,这里已成为洛阳地区一个闻名的旅游胜地。

   聂政精神就是我中华民族的魂,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今天,我们公祭聂政就是要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,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、创新性发展,更好构筑中国精神、中国价值、中国力量,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。我们应积极借鉴聂政精神为代表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、转化为人们的情感认同和行为习惯,让中华文化、中华文明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,为复兴中国梦谱写新篇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年11月10日

快速回复
限12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